新闻中心

与老板做朋友?请三思

几年前,我不幸目睹了一段痛苦的分手经历。那并非一对夫妻离婚分道扬镳,而是一段友谊的瓦解,更复杂的是,这段友谊的双方还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他们曾经亲密到老板杰森和他的下属马丁会带上双方家人一起度假。而且因为他们经常一起上下班,我们其他人都认为,正因为马丁和老板有这样的独特的接触机会才坐到了如今的位置。

现在马丁却要徘徊在办公室外的走道上,以期能够在杰森回家时“不经意”地撞见他并且顺道搭他车回家。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这段关系分崩离析的真正原因,但是很显然,这对任何一个当事人或是公司来说都不是好事。表面上他们仍维系着勉强的客套,但随着上下级关系在公司组织结构重建下悄然改变之后,马丁最终离开了公司,而杰森看上去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当我回想当时的状况,可以明显看出老板雇员之间的友谊有多复杂。很幸运,我和自己的几任老板关系都不错,尽管它们从未真正跨过友谊这条界线。那么,和一个有权解雇你、有权拒绝给你加薪,或仅仅是让你平时的工作变得很糟糕的人交朋友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和老板交朋友当然有显而易见的好处。尽管我们愿意认为自己在一个真正平等的系统工作,但如果你的老板把你当朋友,那么他更有可能放心地把信息告诉你,同意你放假或是允许你灵活安排工作日程。更重要的是,她还可能选择让你接手重要的项目和任务。总之,关照自己更喜欢的人是人类的天性。“如果你和组织里的某些高层有紧密的联系,那么他们或许能提拔你,传播你的美誉,或是给你提供有用的信息。”法国EDHEC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穆妮科·法里克说道。

那么你认为什么情况下和老板交友是个好主意,而什么情况下这个做法会太过冒险呢?专家说,答案取决于几个因素。

1. 你们在成为上下级之前就是朋友吗?“把老板变成朋友比把朋友变成老板要容易”,本·达特内说。他是一名组织心理学家以及《指责游戏:信用和归咎的潜规则如何决定成败》的作者。如果友谊成形于雇佣关系之前,那么你需要双方偕同努力维持这段关系中各方的角色。对自己的角色有准确的定位是关键。扪心自问:“我和这个人现在是什么关系?”法里克建议,“跟着感觉走,什么是让我舒服的关系而哪些不是。”

2.你们是自然而然成为朋友的还是你有意为之因为这对你有益处?“如果你天生有亲和力,真诚地喜欢对方,并且想建立人脉,那么我认为这是值得培养的,这同样适用于其他同事。”达特内说。“但是我不会刻意去做一些不会对其他同事做的事。那会带来一点钻营的味道,我想这不是你想要的。”一段建立在弄权谋术基础上的关系不会稳固,而且以悲剧结尾的风险更高,尤其当你的老板觉察到你接近她是为了在职业发展上另有所图。

3. 你愿意和你老板就友谊和工作的界限谈一谈,以防两者之间变得模糊吗?如果这段关系从朋友同事转变成了老板和下属,那么就如何不使这条线变得模糊来一次直接了当的谈话吧。你可以直白地说:“我是以你的朋友的身份在这里。”或者“作为你的员工,我想告诉你。”这或许显得做作,但确实会有帮助。然而,无法回避的是在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中,你所面对的远比其他友情复杂。你可能会向朋友倾吐个人生活中的得意和失意,跟他抱怨哪个同事让你神经紧张,但是你可以做到毫无压力地跟你老板发泄情绪吗?“任何时候当你给老板提供信息时,想一想他既是你的朋友又是你的老板。努力将这段关系保持得越简单越好。”

4. 当你成为老板面前的红人时,你的同级们对你的态度会有所改变吗?你的同事们可能会对你是否得到老板特殊的待遇而备感警觉,所以你要确保不会为他们所仇视。“密切注意老板是不是将所有好活,容易的任务都派给了你,”达内特说。“听听公司里其他人的反应,看看你和老板私下的关系是否给他人带来了困扰。”如果你们的私交确实招致他人的敌意,那么和你的老板聊一聊。你可以说:“我真的很感谢你给我指派一些相对较易的工作,但是我担心这样会让同事们误会你对我有所偏爱。”努力工作成为一个给力的队员,而非靠你和老板的关系。我聊过的人中有一个回忆说事实上给朋友打工让他在工作中比原先做得更好了。“我们都得花很多精力确保处理工作时是公开且坦诚的。”他回忆道,“我必须起到模范表率的作用才不至于让别人觉得她是在雇佣她的朋友。”

也有可能你的老板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他可能会给你一些不讨好的活儿以防止他被指责任人唯亲。达特内指出:“你同样需要从这一角度来密切注意你老板的决策.而且不要担心和你的老板起争执,如果事情真的如此的话。”你可以对你老板说:”我理解你想避免给人造成‘任人唯亲’的印象,但现在这样做是不合理的。”

5. 你的年龄多大?问一个80后90后的员工她对和老板建立友谊怎么看,她或许会给你一个困惑的表情。因为年轻一代倾向于与父母做朋友,代沟对他们而言并非像前几代人那样明显,塔米·埃里克森说。她是处理代沟的专家并且也是《60、70后:下一步该如何呢?》的作者。“移动技术的崛起使得传统的权威在他们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发生了转移,”她说,“老师(和父母)曾经比孩子们知道的更多。但是现在,了解事实的途径是平等的。年长的人扮演的更多的是一个引导者或者教练的角色而非权威答案的来源。这同样也改变了人们之间的关系。”

那么即使真的存在那么一条界限,我们该如何界定它呢?总而言之,和老板拥有一段积极的,有建设性的,互相信任的关系总归是一件好事,埃里克森说,而且每个人都该朝这个方向努力。但是否该跨过这条线向一段真挚的友谊发展尚未有定论。像埃里克森说的,说到底这都是个人喜好。(安健/编辑) 

凯伦·迪伦是前《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编辑,也是克里斯坦森的畅销书《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的合著者。本译文由译言网网友苏菲婆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