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年致辞】2015,你会爱上93岁的TA吗?

Hi,亲爱的你。

当2015年的第一道曙光冲破夜幕赶来向你问候,你正坐在早餐桌前浏览手机,还是在百无聊赖的旅途中翻看新闻?

这一年会有许多事情扑面而来,会有许多面孔在你生命中来了又去。在这一切发生与结束之前,请允许我在新年的第一个早晨讲个故事给你听:

1

从前。

有一个TA。

诞生在一战后缓慢复苏的美国。1922年。天蝎座。性别多变。

TA的出身也算显赫。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哈佛大学商学院。

哈佛大学地球人都知道。不多说了。

但彼时的哈佛商学院不过14岁。在牛X闪闪的哈佛大家庭里只是个稚嫩少年。

管理有学嘛?你们都研究嘛啊?——经济学鄙视地问。

MBA是嘛玩意啊?对人类有什么价值?——社会学博士轻蔑地问。

这时,有人看不过去了。

他就是TA的亲爹。

华莱士·多纳姆(Wallace B. Donham)先生。时任哈佛商学院院长。

故事讲到这里,进入一个复杂与关键之处,请睁大眼睛。

0

 

2

话说这位多纳姆先生,毕业于哈佛法学院。

却作为哈佛商学院的第二任院长,一手打造了该院后来傲视全球、无可超越的核心竞争力:

——案例教学。

帮他实现这一点的,正是TA。

而他在酝酿TA的时候,心中的标杆却是哈佛大学经济系那本横行天下的

《经济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为爹的目的很明确:

TA必须作为教授理论研究与商业实践相结合的阵地。

TA必须支撑教授坚持并完善其案例式教学法。

其实,多纳姆始终倡导多元学科的融合性,他寻求和珍视的是:

有机文明的复杂性(Complex Organism of Civilization),以及

复合型理论家(Complexity Theorists)。

于是,TA的一生就这样开始了。

1

 

3

呃,让我们不要回避:

TA在25岁以前的人生不值一提。提起来就是一败笔!

读者没几个。发行没几本。

只有教授们齁长齁长的学术文章。自己写。自己读。无图无表有术语。

这样的状况让TA几近破产。

然而。然而。

凭借丰厚的家底,哈佛商学院不抛弃,不放弃,

终于让落魄低调的TA,在25岁之后时来运转。

那是二战之后的美国。百废待兴。热气腾腾。

突然间,曾经门庭冷落的哈佛商学院几乎被疯狂的学生踩破门槛。

教室毕竟是有限的。教授毕竟是有限的。学费毕竟是挺贵的。

于是,TA!

成为没钱没能注册进入哈佛商学院的人眼中的“穷人的MBA”。

TA!

成为新兴的商业精英阶层的圣地。

TA!

让他们看到了自己身上具备或渴望的品质:

理想主义。理性主义。乐观主义。进取心。

2.1

 

4

后面的故事越来越愉快。

身负一个阶层的期待与使命,

TA在随后几十年岁月里的表现,足以让为爹的多纳姆先生含笑九泉。

其实呢,

TA也就是时不时抛出些个新鲜词汇丢给大家而已。比如:

1958年,TA说,

“过去十年来,一种全新的技术开始掌控美国的商业,它还太新以至于其重要性还难以估量……而且这种新技术还没有一个独立的名字,我们不妨把它叫做IT(信息技术)吧。”——(Ps,那可是1958年啊!“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可找到老祖宗了。)

再随手举几个:

全球化(Globalization)、学习型组织(Learning Organization)、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知识工作者(Knowledge Workers)、蓝海战略(Blue Ocean Strategy)、颠覆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

这些词很酷吧。这些词你都很熟悉吧。

它们都因TA而诞生!从此飞入寻常企业家。

基本上,正是这些年,这些词,构成了TA迄今为止的一生。

TA用这些充满力量与智慧的词,

为职场的迷茫者与奋斗者提供恒久的支持。

所以,每当有人问TA:

你干嘛的?!

——我就是一卖ideas的!TA答。

5

时间进入21世纪。阳光照进2015年。

一转眼,二战中的毛头小子已是93岁的......毛头小子。

TA的理想主义、理性主义、乐观主义与进取心,一如当年。

TA的视野、深度与开放性,与日俱增。

TA的活力、想象力与影响力,尤胜当年。

TA以90余岁高龄在中国玩起了社交媒体。

在学习中国热词(什么“风口的猪”啦、“BAT”啦、“互联网思维”啦)的同时,

TA继续不断抛出新鲜而振聋发聩的热词,

献给中国新一代的商业精英:

“新权力”(New Power)时代来临。

“首席技术营销官”(Chief Marketing Technologist)崛起。

(错过了TA的2014年12大热词?请点文末“阅读原文”)

作为一个93岁,敏锐、深刻又各种新潮的老顽童,

TA喜欢中国市场的活力与爆发力。

TA喜欢中国年轻一代的野心与冒险精神。

在美国,TA的好朋友无非三类:

有权力。有潜力。有影响力。

在中国,

TA的朋友既有老一派企业家教父,

也有风头一时无二的BAT,

同时也不乏几头飞在风口的猪。

TA说,

是否有钱任性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未来,有没有创造力。

3.1

 

6

好了。故事就是这样。

TA就是《哈佛商业评论》。

爱因斯坦用一支粉笔研究了整个宇宙。

TA用一本杂志定义了现代管理。

那么,问题来了:

* 如果你从不知道TA,2015年,你会爱上93岁的TA吗?

* 如果你已经爱上TA,2015年开始,你愿意跟TA永远在一起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确定的。坚定的。

Bingo!你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霍(H)比(B)人(R)。

【霍比人部落】是由HBR的忠实读者自发形成的朋友圈。如果你是流落在外的霍比人,记得保留“hbrchinese”微信公众平台,这里已经有15万多的霍比人在等着你!

无论什么年龄、什么背景,只要有一颗理性、乐观、进取的心,就让我们在这里和TA一起愉快地思考和玩耍吧。

2015年,更多期待,更多牛X闪闪。霍比人和TA的故事还在继续。

你,约吗?

程明霞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