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迈克尔·斯宾塞:新气候经济中的增长

长期以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遏制气候变化的行动,被认为与经济增长根本对立。事实上,全球经济复苏的脆弱性,常被用作推迟上述行动的理由。

但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的最新报告《新气候经济:更好的增长,更好的气候》驳斥了这一说法。该报告指出,对抗气候变化的努力,不但不会阻挠经济增长,反而可以极大地促进增长。

只要你研究过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经济表现,就会明白资产负债表受损可能导致增长放缓、突然停止,甚至逆转。

而熟悉发展中国家增长的人都明白,人力资本、基础设施和经济体的知识,以及技术基础投资不足,是最终导致资产负债表无法支持持续增长的原因。

气候变化和这些不可持续或有缺陷的增长模式并无多大差别。它本质上也是资产负债表问题,其基础是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存量。

按照当前轨迹,只需三四十年,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就将达到破坏气候模式的程度,给环境乃至经济和社会体系造成灾难性后果。放任世界的“自然资本”耗尽,本质上是另一种形式的投资不足,同样具有破坏性。

有大量科学证据支持当前的气候预测,这使得当今世界不大可能完全放弃调整。但解决调整所产生的复杂的合作和分配问题决非易事,在确信我们面临诸多其他紧迫挑战、无力采取激进的气候变化减缓战略的情况下,决策者可能会推迟行动。

上述报告指出,这是个非常糟糕的主意。该报告的结论显示,现在行动的成本远比等待低。事实上,现在行动几乎不会产生任何成本。

直到后者彻底失效,低碳经济增长路径和高碳路径并非完全不同。换言之,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成本,在短期和中期并不太高。此外,鉴于我们已知的高碳增长路径对自然环境造成的后果,及其对健康以及生活质量的影响,这些成本实际可能为负。

但这一切有一个重要的附带条件,那就是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的经济成本,会随着时间的拖延呈非线性增长。如果推迟15年或15年以上,减缓目标将无法实现。

那么,我们如何走上低碳增长的道路呢?报告指出,将低碳战略纳入市政规划过程,以及充分利用互联网在增强效率方面的潜力,可以带来诸多裨益。加之替代能源成本不断下降,技术进步层出不穷,世界减碳目标似乎没那么遥不可及,其成本也没那么高昂。

根据报告可以推测,低碳增长路径投资更高,消费更低。短期而言看似不如高碳路径吸引人,但很难就此认为低碳路径不如高碳路径,因为低碳路径在中长期具有优势。

报告还提出气候争论中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全球合作对减缓气候变化是否关键?对于特定经济体,单独行动是否会导致明显较差的增长路径,比如会破坏该国可贸易部门的竞争力。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国际政策合作似乎是取得进展的必要前提。

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支持单个国家向低碳增长路径转型(比如提高能源效率)的国家政策议程,相当大一部分不会导致经济减速,甚至可能带来比维持高碳路径更高的增长率。大体上,低碳路径是主要战略,隐含着对起作用的激励机制完全不同并且优秀得多的看法。

这意味着,尽管国际合作将是减缓气候变化行动长期成功的重要因素,但其副作用并不一定绑架进展。鉴于制定和实施全球战略的难度,这是个好消息。

科学证据已经打消了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规模的质疑。如今,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的分析,又基本否定了不作为的经济理由。此外,公众对气候变化也日益关注。综上所述,采取关键行动的条件或许已经成熟。

作者迈克尔·斯宾塞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