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PE亚洲新挑战:要投资,也要运营

随着亚洲各国经济的日渐成熟,私募股权(PE)正在改变与旗下所投企业的合作方式。过去10年,亚洲区一直是经济增长的焦点。但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各经济体增长持续放缓,逐步影响到在原本强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支撑下发展壮大的各个行业。同时,部分亚洲地区的公开市场遭遇挑战,这不仅限制了私募股权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退出获利,也往往降低其所持资产的市值,从而导致旗下基金业绩表现不佳。

新阶段新模式

相比以往通过上市估值倍数套利的简单盈利模式,私募股权公司现在需要关注旗下企业自身盈利能力的提升,以便让被投资企业进入增长轨道。各行业内的企业不得不开始着手重视业务优化战略以便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同时,商业竞争日渐激烈,产能扩张和不断进军新市场,让企业结构日趋复杂,若想要保持增长势头,企业需要更专业的管理和系统化的运营战略。

在新的环境下,私募股权公司若想获得更强的竞争力,必须关注旗下所投企业的运营效果提升,并积极干预以便更好地创造价值。为了理解这一重要转变,艾睿铂(AlixPartner)首次在亚太地区开展问卷调查,调研私募股权的价值创造以及对投资组合企业的运营增值。这份调研访问了96家来自本地和全球的普通合伙人(GP),他们均在亚洲进行少数股权、控股股权投资。受访者的资产管理规模从7.5亿美元到逾50亿美元不等。

价值创造可定义为通过有意义和可衡量的运营改善来提高企业价值的工作,比如,增加企业的息税折摊前利润(EBITDA)。虽然各行各业都有其独特的运营模式,但私募股权公司在对不同企业的运营中也体现出一些一致性。私募股权公司普遍认可,提高营收和削减成本是两项最重要的价值创造战略。这反映出亚洲企业的一个重要特点——很多企业身处成长性行业,但为了超越竞争对手,它们需要提高效率,甚至进行整合。

总之,市场充满挑战和营收增长有限的背景下,私募股权业正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一阶段,通过卓越的运营管理创造价值成为提升私募股权公司竞争力的有效举措。更重要的是,业内普遍认为,私募基金的有限合伙人(LP)正逐渐将私募股权公司对被投资企业的运营能力,与旗下基金实现持续回报的能力等同起来。向LP展示过往运营工作的结果,对募集新资金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与LP的交谈中,私募股权公司越来越多地谈及价值创造这个话题。

各个行业中,最需要关注运营的是制造业和零售业。因为这两类企业需要复杂的产品供应链,所以比其他行业变动更多,自然需要优化的领域也更多。互联网、媒体和科技这些在中国极具投资吸引力行业,对运营的需求适中,原因是此类企业通常为轻资产运营。再次,较少需要关注运营的是自然资源和能源投资行业,因为对于此类企业而言,与业务运营战略相比更重要的是技术专长。

PE的亚洲挑战

然而,亚洲私募股权公司在价值创造方面落后于其他地区的同类公司。亚洲特定的文化、语言、基础设施和规章制度给私募股权公司开展运营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此外,传统上亚洲——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GDP的高速增长让私募股权公司无需费心旗下投资企业的运营工作仍能获得不俗的业绩表现。价值创造的作用在过往未被广泛接受,私募股权所投企业的运营管理普遍欠佳。从某种意义上,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私募股权在亚洲仍是新兴产业。

每个国家都有其独特的环境,对运营工作构成各种障碍。中国被认为是运营工作最具挑战的地区,其次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在中国,大多数企业隶属国有或由创始人运营。国有企业的高管团队一般由政府机构主导。私营企业方面,白手起家的创始人对于放弃股权,听从外部顾问的战略指导和意见持抵制态度。此外,在中国,由于并购投资的机会少之又少,私募股权基金很少拥有企业的控股权,这导致执行运营战略时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在中国,过往对于少数股权投资企业的运营增值,大部分往往局限于会计、税务标准化,资源共享,业务开发和人才招募等。

需要提及的是,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可能正在逐渐形成对运营工作的需求。25年或30年前开始创业的创始人现已接近退休年龄,而他们的下一代往往不愿接管公司。为创始人提供退出机会,管理层或许会对借助专业管理促使公司专业化、帮助公司成长的方式持更开放的态度。

与中国明显不同的是,印度……

深沢政彦是艾睿铂(AlixPartners)董事总经理,亚洲业务联席主席兼日本联席代表。迈克·墨菲是艾睿铂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地区重组和财务咨询服务主管。史蒂夫·莫瑞尔是艾睿铂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全文详见《